【维勇】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4)

  • 仍旧是没关系的标题和内容,到底什么时候才到⋯⋯

  • 越写越多了,二十七岁才第一次谈恋爱的男人真是烦死人啦(往嘴里塞了一把狗粮(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 那时旁白不是说勇利的接续步展现出爱,然後米拉说真想让维克托看到吗?我就自动诠译做是向维克托表白啦!不接受反对!

  • 自由滑在第二天,不知道维克托能不能赶得及看直播,这里就当他搭火箭回长谷津看上直播了!

  • 第九话等分的勇利不能更可爱了

  • 注意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

  • 上帝也没法阻止我用破折号了

  • (1)(2)(3)(5)(6)(7)(8)



因为从越洋而来的不幸消息,被学生果决地赶回日本的花滑教练维克托,在经历十五小时飞机後再搭铁路赶回长谷津丶把偷吃了温泉馒头幸好平安无事的马卡钦接回胜生家的温泉旅馆後,紧张地守在电脑面前看自由滑的网上直播。


维克托就是猜不到自己还有看网上直播的一天。

青少年训练时期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自从他开始踏入成人组後,国际上花样滑冰的重要赛事他基本就没有缺席过,就算有了不起的新星抑或分站赛时有谁表现了经典的节目事後问雅科夫要赛事录像或者是到Youtube上找赛事视频就可以了。或者说到了後来他对其他选手也没有多少兴趣,反正强者到最後总会出现在自己眼前,有这闲功夫不如去找找节目灵感。

——谢天谢地,他没有错失到胜生勇利。当初是谁把勇利的视频@他来着,他要好好感谢那个人,维克托心不在焉地点着卡得断断续续的直播页面想道。

这种急不及待而感到焦躁的心情真是太过久违了,这种体验甚至让维克托觉得新鲜,尽管他不如他人所想般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只,但以前他的人生中基本上只有花样滑冰,在冰场上无人能够威胁的连胜多多少少让他的生活显得过份平淡缺乏意外——直至遇上日本青年——他的确是很久没遇到让他动摇的事物了。


这可不像你,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心底有把声音在说。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勇利他——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我担心他。维克托为自己辩解着。

那把声音冷冷地道,容我提醒,你的勇利都已经是二十三岁的成年男性了,更何况你拜托了雅科夫照顾他,雅科夫可是比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教练经验丰富多了。

可是,这是勇利第一次离开我,他需要我在身边安抚他,他需要我,就像是上次中国站一样,我应该要伴在他身边才对。维克托有点慌乱,他几乎意识到自己在下一秒会得出的答覆——

是他需要你,还是你需要他?那把声音地一针见血地问。

另一把小小的丶尖锐的嗓音突兀地插进来,“不要离开他!伴在他身旁!”


这时候电脑上的视频终於顺畅起来,凑巧到了勇利表演的自由滑,维克托抛开那些有的没的,抱着马卡钦专注地看起来。

唔,勇利的表情不太对劲。看着独自一人站立在冰面中央的勇利,维克托感到有点揪心。

Yuri on ice熟悉的前奏响起,很快就到第一个跳跃——啊,第一个4-2连跳就跳漏了。

勇利铁定又在胡思乱想了。看着直播视频跟着一起胡思乱想的维克托心道。

动作和表情都有点僵硬,看上去一脸困惑的样子,到底在表演期间想什么啊这个人。

第二个跳跃,嗯!转数够了!

接下来的3Lo,姿势很优美,但两脚着冰了!维克托收紧了抱住马卡钦的手,怀内的贵宾犬轻轻地哀呜两声。

到了讲述知晓了爱的勇利的部分了,维克托总是偏爱勇利这一段的表演,勇利的伊娜鲍步显得很优美动人,那相当引人注目,令人——维克托不得不承认,是令他着迷得视线无法移开哪怕是一秒。

勇利擅长3A成功了!3F也没有问题!是恢复状态了吗?

3A-1Lo-3S!Perfect,勇利!

3Lz-3T成功!


哇哦,接下来的一连串接续步也完美,维克托睁大了双眼,瞳仁因为激动而微微收缩,全身的血液一鼓作气地往脸颊直冲而去。

在冰上的勇利总是异常地坦率呢——当他在表达爱意的时候。所以说这是在对我告白吧,没有错吧!脸上的热意一时消不下来,维克托忍不住用手遮掩着因为害羞而发红的脸。勇利总是若无其事地在趁他毫无准备时塞他一个超级大惊喜,中国站时也是这样,日本人的惯常作风吗?

日本青年最後以娴熟的联合旋转为自由滑节目完美收结。紧接其後是在Kiss&Cry区的等分的两人——雅科夫像是批评似的滔滔不绝地说着话,日本青年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累惨了吧,维克托点着嘴唇想着,一定是因为紧张而消耗了多馀的体力。

这时候场内的广播打断了雅科夫的话,勇利望向前方,似乎在看着分数板的模样,因为没有带眼镜,看不清焦距的双眼显得懵懂迷茫,关注分数时脸上露出了没有防备的模样,那让人很想——

“真想亲吻他啊。”


维克托呼出一口气向後倒去,愣愣地看着木制的天花板,眼前浮现出日本青年被吻後柔软羞涩的反应,脸上不自觉地泄露出些许甜蜜的笑意。这时那把小小的嗓音又不知从何处突然跑出来了,维克托几乎可以看见一个小人在挥拳呐喊助威的模样,“不要离开他啊!伴在他的身旁啊!”

闭嘴吧,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呀,维克托闷闷地想。

我也想和雅科夫咻的一声交换,出现勇利面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啊。这不没有办法嘛,维克托委屈地想。幻想着日本青年因他的出现而展现出惊喜万分的笑容,维克托觉得自己越发想念对方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主人低沉的心情,马卡钦舔舔他的脸安抚他。凝视着从小伴他到大的贵宾犬,维克托喃喃地道,“马卡钦和我一起等勇利回来吧,”马卡钦呜呜一声应和。

真想现在就见到勇利啊,维克托看着天花板心想。


TBC

评论(8)
热度(108)

© 阿咩 | Powered by LOFTER